紅樓夢詩選

   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 
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 
荒冢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 
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 
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 
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說恩情, 
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 
只有兒孫忘不了! 
癡心父母古來多, 
孝順兒孫誰見了? 

   枉凝眉 

一個是閬苑仙葩, 
一個是美玉無瑕。 
若說沒奇緣, 
今生偏又遇著他; 
若說有奇緣, 
如何心事終虛話? 
一個枉自嗟呀, 
一個空勞牽掛。 
一個是水中月, 
一個是鏡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
怎禁得秋流到冬, 
春流到夏! 

 西江月 二首


無故尋愁覓恨, 
有時似傻如狂; 
縱然生得好皮囊,
腹內原來草莽。 

潦倒不通庶務, 
愚頑怕讀文章; 
行為偏僻性乖張,
那管世人誹謗! 

富貴不知樂業, 
貧窮難耐凄涼; 
可憐辜負好時光,
于國于家無望。 

天下無能第一, 
古今不肖無雙; 
寄言紈褲與膏梁:
莫效此兒形狀! 

      護官符 

賈不假,白玉為堂金作馬。 
阿房宮,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個史。
東海缺少白玉床,龍王來請金陵王。 
豐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鐵。 

世難容

氣質美如蘭,才華阜比仙.
天生成孤癖人皆罕.
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視綺羅俗厭,
卻不知太高人愈妒,過潔世同嫌.
可嘆這,青燈古殿人將老,
辜負了,紅粉朱樓春色闌.
到頭來,依舊是風塵骯臟違心愿.
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
又何須,王孫公子嘆無緣

   《好了歌》解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 
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 
蛛絲兒結滿雕梁, 
綠紗今又在蓬窗上。 
說什么脂正濃、粉正香, 
如何兩鬢又成霜? 
昨日黃土隴頭埋白骨, 
今霄紅綃帳底臥鴛鴦。 
金滿箱、銀滿箱, 
轉眼乞丐人皆謗; 
正嘆他人命不長, 
那知自己歸來喪? 
訓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強梁。 
擇膏粱,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
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扛; 
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 
亂烘烘你才唱罷我登場, 
反認他鄉是故鄉; 

    樂中悲 

襁褓中,父母嘆雙亡。 
縱居那綺羅叢,誰知嬌養? 
幸生來,英豪闊大寬宏量, 
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
好一似,霽月光風耀玉堂。 
廝配得才貌仙郎, 
博得個地久天長。 
準折得幼年時坎坷形狀。 
終久是云散高唐, 
水涸湘江: 
這是塵寰中消長數應當, 
何必枉悲傷? 

   對 月 

未卜三生愿,
頻添一段愁;
悶來時斂額,
行去幾回頭。
自顧風前影,
誰堪月下儔?
蟾光如有意,
先上玉人樓。

   嘲頑石詩 

女媧煉石已荒唐,
又向荒唐演大荒。
失去本來真面目,
幻來新就臭皮囊。
好知運敗金無彩,
堪嘆時乖玉不光。
白骨如山忘姓氏,
無非公子與紅妝。

恨無常

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
眼睜睜,把萬事全拋.
蕩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鄉,路遠山高.
故向爹娘夢里相尋告:兒命已入黃泉,
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元春)

  飛鳥各投林 

為官的,家業雕零; 
富貴的,金銀散盡; 
有恩的,死里逃生; 
無情的,分明報應; 
欠命的,命已還; 
欠淚的,淚已盡; 
冤冤相報自非輕, 
分離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問前生, 
老來富貴也真僥幸。 
看破的,遁入空門; 
癡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盡鳥投林,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文采風流 

秀水明山抱復回,
風流文采勝蓬萊。
綠裁歌扇迷芳草,
紅襯湘裙舞落梅。
珠玉自應傳盛世,
神仙何幸下瑤臺!
名園一自邀游賞,
未許凡人到此來。

    好事終 

畫梁春盡落香塵。
擅風情,秉月貌,
便是敗家的根本。
箕裘頹墮皆從敬,
家事消亡首罪寧。
宿孽總因情! 

   聰明累 

機關算盡太聰明, 
反算了卿卿性命! 
生前心已碎, 
死后性空靈。 
家富人寧, 
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
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 
好一似,蕩悠悠三更夢。 
忽喇喇似大廈傾, 
昏慘慘似燈將盡。 
呀!一場歡喜忽悲辛。 
嘆人世,終難定!

 癩僧偈 

慣養嬌生笑你癡,
菱花空對雪澌澌;
好防佳節元宵后,
便是煙消火滅時。

分骨肉

一帆風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
恐哭損殘年,告爹娘,休把兒懸念.
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
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牽連.

喜冤家

中山狼,無情獸,全不念當日根由.
一味的驕奢淫蕩貪還構.
覷著那,侯門艷質同蒲柳,
作踐的,公府千金似下流.
嘆芳魂艷魄,一載蕩悠悠

 

返回首頁 | 返回前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本站地圖 | 聯系我們 
本站歡迎鏈接,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系。QQ:9537699

传奇捕鱼电玩城送金币